2019年10月13日 星期日

香港民主到不合法理地步


香港是世界最自由的地方,排名比美國還要高很多。說到民主,美國人口三億多,總統選舉人票為538人,只有他們中超過半數的人數同意才能當選,否則普通選民投了再多的票也不得為總統。香港只有700多萬人,選委會卻有1200人,其民主程度比美國不知高多少。同時,美國按不同州份人口定選舉人票數,但這些票都為最有錢的人或其代理人所控制,因此政權的性質都為權貴所把持。香港1200名選委,除了資本家、醫生、律師、工業界、勞工界、漁農界外,各界人士都有代表在其中,比美國更合理、更優越。

香港的民主是世界獨一無二的,回歸22年發展到不合法理的地步。英國殖民統治時期,根本沒有民主,除了總督是英女皇派來外,從立法會到區議會,議員全部委任。到了香港回歸的1997年後,不但社會各界有代表在其中,立法會大部份議席採用直選產生,區議會也由少部份委任,大部份直選,變成全直選。這都是香港在回歸後,民主發展的真實情況,每個市民都親自目睹,來不得抵賴和污蔑香港的民主進步。只是香港的民主進步給反華勢力濫用於反國家、反民族,反領導中華民族復興的中央政府和中國共產黨。

香港的反對派逢中必反,反融合、反溝通、反承認香港是中國領土、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。最近數月更發展到反對完善引渡逃犯條例,反對把逃犯送回內地案發地受審。他們說是反送中,其實是借題發揮,達到反政府、反中央、反共產黨、反人民的目的。他們破壞地鐵,阻撓市民上班、燒中國銀行、砸爛櫃員機、破門搗毀商店、砸碎酒樓、破壞鐵路軌、堵塞道路、癱瘓交通,行為惡劣,動機不良。他們不只搗毀死物,還用汽油彈擲乘的市民,嚴重毆打和傷害不同意他們惡行的同胞,愛國者,把他們打至血流披面。

香港是中國城市,教育局提出學校要開辦國民教育課程,反對派全力反對,甚至動員反對派教師和中學生出來反對,政府竟然屈服,撤回國民教育。這次引渡逃犯修例,反對派又反送中,政府在暴力下又撤回修例,普通市民和14億同胞都感到香港民主到了不合法理的地步。難道香港是反共反華基地,由這班暴民說了算?在立法會中是這樣,在街頭也是這樣,香港基本法和國旗都給撕毀,這是中國的特區嗎?一國兩制,一國去了那裡?難道逢中必反就是香港的民主?難道黑色恐怖破壞就是香港民主和自由的社會?

2019年10月12日 星期六

中國與世界大國的關係


美國是世界經濟和軍事強國,俄國是世界軍事和土地大國,印度是人口和發展潛力大國,而根據西方經濟學家預測,在本世紀末印度要追上美國。中國與世界這三大國的關係至關重要,中國用最大的耐心和善意與這三個國家來往,謀求世界公平、正義與和平。美國擺明車馬要遏制中國走向復興之路,俄國和印度由於是近鄰,在國土方面有著歷史的包袱,中國都以最大的善意解決問題,普京也釋出善意說,只要中國人移民俄羅斯成為俄國公民會每人送15畝遠東土地給他發展。中國則願意看到中印兩個文明復興。

中、美、俄、印四國都是核大國,四大國的和平相處對世界和平影響巨大,合則互利,不合則世界不穩定因素增長,對人類根本的利益不利。中華民族復興除了是中國之福,也必然造福世界,為建立人類命運共同體增添動力。中國在內建設一個共建、共治、共享的社會,建立社會文明,促進社會和諧,對外則正確理解和把握國家安全觀,在地球村裡始終不渝地走和平發展道路,共建持久和平、共同繁榮而開放包容的美麗世界。中國積極推進全球伙伴關係,參與全球治理體系改革和建設,構建人類命運與共的關係。

中國有決心破解人類發展的難題,用中國智慧提供中國方案。中國在國際危機過後,看到世界經濟需要深度調整,解決貧富分化、反全球化、民粹主義抬頭等問題。中國著眼於求同存異,不弱肉強食,推動經濟朝開放、包容、普惠、平衡、共贏方向發展,並提出創新思路,與世界分享中國發展機遇,以一帶一路倡議共謀發展,獲得100多個國家的歡迎和支持。中國的全球視野和世界胸懷和大國擔當,是人類建立公正的國際秩序,實現持久和平與繁榮穩定的良方,以完善全球治理,打造不同文明和諧共融的環境。

要建立和平、公正、人人安居樂業的國家,世界四大國的融洽關係至關重要。中國以最大的耐心,處理各大國關係,調動各方的積極因素。習近平努力促進國際合作,實現政策溝通、設施聯通、貿易暢通、資金融通、民心相通,打造國際合作新平台。中國自13年至17年與沿線國家貨物貿易額已超過5萬億美元,直接投資超過700億美元,中國企業在各國建設了75個經貿合作區,給各國創造利稅和就業崗位數十萬個,讓世界關注中國道路和中國制度的優越性。世界要持續發展,必須四大國攜手合作,引領世界進步。

2019年10月11日 星期五

談愛國主義教育


19891012日暴亂過後,中央在中南海會見全國優秀少先隊員和少兒工作者代表,強調要對青少年進行愛國主義精神的教育,對革命傳統和民族傳統教育,只有這樣才能使青少年有較強的免疫力,成為國家未來的棟樑之材。思想政治陣地,你不去佔領,人家就會去佔領。政治思想教育必須從少年兒童抓起。當天,江澤民還在中南海懷仁堂接見國家機關第三期書記研究班的幹部說,通過這次暴亂和動亂,要知道做政治工作的重要性。香港政府從這次動亂中也應接受教訓,在教育方面重整旗鼓,對教育進行改革。

香港是商業城市,思想上重商,輕政治,如被內外敵人利用於培養反華政治人才,香港政治上淪陷是遲早的事。很多人認為政治不入校園,其實是一廂情願想法。你不佔領,人家就佔領,而且香港很多教育資源都給反對派佔用來搞反中亂港的通識教育。董建華在反暴亂的講話中指出,在他手上開始的通識教育是失敗的,是痛定思痛之言。政府教育局必須反省,要下決心重新佈局教育,在學校中重建有國家民族情懷的教育理念,讓香港成為一個培養對國家有用人才之地,造福世界,為大灣區、為世界育出新人。

人民期盼有更好的教育,更穩定的工作,更滿意的收入,更可靠的社會保障,更豐富的精神生活,更好的醫療服務,更優美的環境,但是學校培養出的學生粗口爛舌,品格低下,民主和自由意識膚淺,那麼以上目的永難達到,只會越來越差。香港政府和市民必須知道政治永遠存在,而且無孔不入。不要以為無國家觀念,無政治意識就是好,那是殖民地教育,用殖民地順民意識,讓英國人來統治中國人。你不講國家,殖民地政府就以英國殖民地手段來統治你。香港回歸了,你不講國家民族政治,叛國政治就佔上風。

香港官員必須有謀大局的能力和定力,首先要有國家民族意識,善於觀大局,謀大事,善於牽牛鼻子,不是把繩交給人家,把鐵環套在自己鼻子上。謀大局者,不能只見樹木不見森林,要把解決具體問題和解決深層次問題結合起來解決,才不會頭痛醫頭,腳痛醫腳。當政者要有登泰山而小天下之勢,因勢而謀,順勢而動,增強工作的科學性、系統性、預見性。一個時代有一個時代的問題,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,香港的問題積累得夠多的了,教育局要有敢啃硬骨頭的精神,向積存多年的頑瘴痼疾開力,改革到底。

2019年10月10日 星期四

內容為王 文化先行


香港亂局到此為止,港獨已宣佈獨立,成立臨時政府,印刷臨時港幣等,砸爛了港鐵等舊世界,可是不到三小時,宣佈獨立的商場關燈、熄冷氣,臨時政府馬上癱瘓。到了第二天,英、美都沒有反應,特朗普也沒有像支持委內瑞拉街頭總統那樣,宣佈蒙面人為臨時大總統。特朗普明顯已接受教訓,知道這又是國際大笑話,不能再當國際小丑了。因此香港要嚴正執法,恢復秩序,回歸正常生活。昨天,大灣區發展論壇如期進行,探討灣區發展方向,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作主旨演講,再由專家學者與台下聽眾互動。

會上正好遇上認識30多年的朋友,當年他為國家引進電腦,同時他也是這方面的專家,在國家駐港船舶公司的推荐下,配合他工作了一段時間。他父親是電影界著名人士,當年邵逸夫拍的電影都是租用他的設備,因為他的設備是最先進的,直到目前,香港很多製片人也還在租用他的設備。只要劇本好,他還可以不收租金,採用賣座率分成辦法,減少電影製片人投資風險,很受歡迎,因此香港拍的電影很少與他沒有關係。當年荷里活在香港拍攝的蘇絲王世界都租用他的設備,近年獲獎電影《臥虎藏龍》也與他有關。

我這位朋友不是電影人,但他父親和大哥相繼去死,他只好擔起家族大旗,繼續服務電影事業。說來也巧,他是電腦專家,十年前接過家族生意,就提出數碼電影院建設,近年更以文化傳播內容與亞洲10國,包括日本、印尼等過億人口的國家文化部門組織文化傳播內容相關機構,當上國際組織的主席。由於我有機會參與協助亞太電影製片人聯盟落戶大灣區工作,以整合大灣區各大城市在電影方面的資源,為製片人和年青創意人才建立平台創造機會。我們一拍即合,準備資源共享,為亞太地區和香港搭建文化平台。

我這個朋友說,文化是建設未來世界重要的思想根基。他說香港近日亂局也就是現代傳播已不只是電影,網上的短片、文字,對人都影響深遠,必須注重文化內容的創作和傳播。傳播好的東西,這個世界就好,傳播錯誤信息,這個世界就紛爭不息。他與各國政府談的就是這個問題,他的組織就是要做這件事。對一個國家來說,文化興,則國運興,文化內容被人用於爭權奪利,腐蝕人的靈魂,像香港這樣,粗口滿天飛,砸爛好好的公共設施,給社會造成動亂。文化傳播內容一定要講品位、格調、責任,抵制低俗,抗拒媚俗,建設好國家的軟實力。社會要開始做實事了!

2019年10月9日 星期三

中國人移居海外好不好?


自從有了絲綢之路,中國人開始移居外國或到外國經商,到清朝末年,貧窮勤勞的中國人被賣豬仔到海外謀生,後來辛亥革命,中國知識份子開始到海外留學,謀求救國和強國之路。新中國成立後就靠著解放前到海外的留學生撐起了新中國的建設。1949年新中國成立,全國有大學學歷,包括高中畢業生也只有約一百萬,學術能力極低,全靠中國人移居外地,一個帶一個學會了本領,賺到了錢寄回家鄉,幫助親友生活。海外有成就的中國人多了,開始回國捐資辦學,包括廈門大學的陳嘉庚,都是華僑中的代表人物。

中國在海外定居的人越來越多,他們申請親戚朋友到外工作、學習,一個幫一個,兄幫弟,弟幫妹,表哥幫表弟,姨媽幫外甥,漂洋過海,使華僑成堆。香港就是一塊移民的跳板,在過去100多年,從這裡路過的人不少。直到70年代因工作關係,我開始全世界走,感嘆這個世界太神奇了,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中國人。我路過阿拉斯加都碰到中國人,當時年青的我以為只有愛斯基摩人才住在那裡,原來那裡也不缺中國人。到78年國家改革開放,我開始為國出力,與海外親友聯絡,為企業引進設備,華僑幫了不少忙。

自此以後外國朋友談起中國為什麼會發展得這麼快,我總愛說中國人很勤勞,又肯動腦筋,又有華僑幫忙,因此可以在最短的時間裡找到自己想要的東西。特別我與俄國朋友交流時說,我們發展得比你們快,因為我們全世界都有親戚朋友幫忙,無論是技術、設備、人才,我們都可通過世界各地的親朋戚友找到。我告訴他們要像中國人那樣移民全世界,生根開花,除了幫到自己也可幫到當地朋友。中外互通有無,大家都發展起來。中國人移民外國,可以發展自己,也幫助發展中國家發展經濟,使全世界都繁榮起來。

有朋友告訴我說,中國最好有3億人能移居海外,我同意他的觀點。我自己就曾立志幫一萬個中國人移居或到海外學習,只是這個夢想還沒有完成。以前由於工作忙,沒有專心的去做,只是為內地朋友幫他孩子出國留學寫寫信和出擔保。現在可以和俄國朋友合作讓一些人移民到俄國,做俄國公民,普京就會送15畝遠東的地給他發展,如組織一萬人移居到那裡,開個大農場,建個像義烏的商品市場,促進兩國友好發展,會是一件美事。歐洲也有朋友叫我找中國投資移民,把他們安置到歐盟求學做生意,你說好不好?

2019年10月8日 星期二

談港獨宣言


港獨宣言有多個版本,由不同人撰寫,各自宣讀,說明有多人想做建國者。其中有一宣言附件說,國號不叫香港國,因為香港國與粵語香港腳相近,因此叫香港自由國,可是我讀了像香港豉油腳,因此我覺得港獨國號無論怎麼改都不像樣,不是香港腳就是豉油腳。104日,《香港臨時政府宣言》終於定稿發佈了,當晚召集了近千名市民在馬鞍山新港城中心商場,看著手機,齊聲宣讀宣言。他們在多個商場做同樣的事,號召香港各區響應宣言,建立臨時政府。台灣中時電子報報導時形容作者有精神異樣之隱患

美國共和黨人則警告說,宣言會妨礙美國國會立《香港人權與民主法案》,也會給解放軍完美理由進行血腥鎮壓。因此從國際上看,獨立不是國際反華勢力所要的東西,他們各有打算,都為自己利益著想。從港獨一個獨立宣言版本看,他們就像一名怨婦之言,從秦漢開始中國就不把香港當一會事,任由他自生自滅,繼而將香港當棄兒交給英國,繼而日本侵華,香港淪陷,香港又給英國人棄給日本。二次世界大戰後,香港本該獨立,又給英國人佔領,到1997又給英國人棄給中國了等等,真的有點像精神異樣的人所寫。

盡管獨立是港大陳文敏、戴耀廷所想,但他們都不敢說一句,只管叫學生去研究,說是搞學術。搞獨立都叫搞學術,那什麼是搞革命?香港近日叫得震天響的光復香港,時代革命又算那門子東西。香港搞的雨傘革命、旺角魚蛋革命、和這次搞的暴亂也都是顏色革命的延續,其實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要把香港光復到什麼地方去。他們有人想英國人接招,英國拒而遠之,叫美國派軍隊來,他們也只想著自己的利益,幫他們搞亂中國可以,要他接手管你們這班廢人別搞。就連香港反對派很想掌權,也不敢與港獨沾上邊。

香港反對派一直在鼓動香港人上街反政府、反中央、反送中,逢中必反,因為他們想鼓動更多人支持他們掌權。他們知道會哭的孩子會有奶喝。這是香港政府一貫的做法,只要哭的聲音夠大,一直在哭,政府就會不斷給他奶水。林鄭上台就給反對派撥30億搞教育,結果搞的是反政府教育,讓他聲勢大壯,所有大學生都出來了。當然這些人當中想搞獨立的人可能也不多,為民主自由理念的人會多一點,只可惜他們給人利用作奪權的棋子。香港是一個民主自由之區,現在搞成這樣,不但民主遠離你,連自由都跑掉了。

評《連登開戰宣言》


聽聞近日香港暴亂有連登在網上非常活躍,指揮香港年青人行動,四出破壞公共設施。到底他有沒有也這麼大力量,我個人非常懷疑,但我想它是其中一個工具,離事實應該近一點。香港大亂,根基在殖民地政府撤離時種下,其次為國家因歷次政治事件發生後逃到香港的不同政見者不能釋懷,長期在香港經營,形成一股反共勢力。他們代代相傳,灌輸反共思想,讓不少人要與中共不共戴天,除非共產黨繳械投降,否則血戰到底。上有好者,下有甚焉,雖然沒有多少人相信,但有些年青人卻認定自己可以做到。

在連登開戰宣言中說,"我們要搞一場革命,要光復香港,爭取民主自主,絕對需要民眾支持",但跟著對群眾說,"如果你們執迷不悟,硬要從香港人手上搶走民主自由,我們大可以不要民意""到時候我們將親手摧毀香港,拉中國陪葬"。連登說,他們有樣的能力,問香港人信不信?連登仔有破壞香港的能力,這個我信,因為他們的暴行已證明了這個能力,但要摧毀香港和拉中國陪葬,則口氣大了一點,連美國總統對能否打贏貿易戰尚未敢肯定。不過,我們還是希望被煽動的年青人及時收手,改過自新,重新做人。

連登對社會各界人士發出的呼籲說,"好人有好報",說如果對持不同政見的人不公,包括員工、顧客,一經核實,"店鋪將受到相應懲罰",可是我們沒有看到消費者委員會對遭破壞的銀行、食肆、旅行社投訴,一班黑衣人已四出打砸,確是跳出了政府架構,另立地下政府,行私刑,從事非法活動了。他們視警察為無物,聲明不原諒他們,對他們全家上下,不留手。同時向黑社會說,如參加一起抗爭,"將來者不拒,去者不留"。對敢於同他們對抗的香港人說,如你們拿起刀抵抗,將把他們當警察看待,"死不足惜"

當然,最後是警告共產黨,要與共產黨攬著一齊死。當然這只能是表態,中國共產黨員9000萬,連登能攬得多少個?表態只是態度,不能當真,年青人要把連登的宣言當真,就算你有九條命,都無法賠上。年青人此時應回歸理性,好好想想自己的行為是否有可行性和合理性。特別年青人中有些是大學生,更要好好去算一盤帳,看看是否值在虛無的網絡世界裡去追求不可能實現的東西。與其把命拚了,不如去拚命讀書,好好學習,追求學問,做一個對香港有建樹的人。年青的生命值得珍惜,不要再荒唐下去了。